澳洲巴黎人网页登录☛「官网进入」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在海拔五千多米授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21-06-23    【来源:207所】

207所研发中心产品组的小朱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能有机会前往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原出差,这体验很有些特别,回想那段时光,小朱能清晰忆起身体承受的痛苦,但更多的是对那些在高原上工作的同志们的钦佩。

五月,身着短袖的小朱从衣柜深处掏出一件厚实的羽绒服塞进行李箱。“一下飞机就得穿呢,放在最上面吧,到时候好拿。”收拾行李已经是行前准备的最后一步了。此前,小朱提前服下红景天,并完成了一系列特殊体检,包括前往高原前的肺功能检查。他性子稳妥,说起话来尤其显得不紧不慢、条理分明,行前准备自然也是有条不紊的。这不?感冒药也备好了,自己又有着登上过3500米海拔的经历,小朱自觉万事俱备。

但再周全的准备也抵挡不住高海拔送给小朱的“下马威”,汽车刚开过3000米,小朱就感觉浑身不得劲,在历经了七个小时的车程,翻越了数座高高的达坂后,小朱一行人来到了海拔4000米左右的一个住宿区域。这一晚的小朱头痛欲裂,连翻个身都是煎熬,更别提睡觉了。

待真正踏上海拔五千多米的土地,小朱只觉浑身一软,立时就要一头栽倒在地上。身旁有人及时搀扶住他,原来是等待他们多日的用户。小朱想说声感谢,但张张嘴,一阵头晕目眩夹杂着恶心反胃向他袭来,算了,稍后再谢吧。不成想此后小朱的注意力全部用来克制自己千万别吐在用户单位的帐篷里,哪里还顾得上找找刚才的好心人,这一晚几乎又是一夜无眠。起床后的小朱只觉又饿又困又恶心,到了饭桌旁,吃个“三成饱”却又放下了筷子,挺好的饭菜,可就是咽不下去。

难受归难受,但小朱自认航天青年的血脉里传承着不服输的基因。靠着这股精气神,第二天上午,小朱举着个氧气瓶走进教室,他讲一会儿课吸一口氧,走几步再吸一口氧,就靠着一瓶氧气,他顺利完成了理论课程的讲授。待教授到室外实操课程时,连“学生们”也忍不住催促起“小朱老师”:“快吸口氧吧,您嘴唇都发紫了。”小朱紧了紧衣领,将试图钻进后脖子的雪花阻挡在外,“你们还有哪里不明白,我可以再讲一遍。”小朱就是再难受,也得把工作完成得漂亮。

历时两天,小朱终于完成了培训任务。提起这段经历,他首先想到的不是高原反映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而是对高原上坚守的同志们的敬佩,小朱感念他们不畏严寒与高原缺氧的艰苦。虽然风雪覆盖下的高原寸草不生,但一颗不惧艰难险阻的信念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而这棵小小的树苗,终将在青年小朱的心中成长为航天报国的参天大树。

 

 

【关闭】    【打印】